主页 > 心得体会 >
西藏拉萨:哲蚌寺展佛 开启拉萨雪顿节
发布日期:2022-01-24 04:42   来源:未知   阅读:

  据《出版人周刊》,近日,两家美国民间组织发布了一项面向图书出版界的问卷调查报告。该问卷调查于2018年开始进行。报告显示,在当下美国图书出版界中“白人文化”依然占据主流,并对少数族裔员工形成困扰。报告也呼吁出版界的员工积极改变现状。

  因乔治·弗洛伊德之死引发的“黑人命也重要”(“Black Lives matter”)运动成为过去一年之中西方文化圈的焦点事件。西方图书出版业少数族裔员工的生存处境问题也在这一大背景下再次被放入到舆论的聚光灯下。去年6月,在《卫报》的一篇文章中,曾在出版业工作七年的英国作家坎迪斯·卡蒂·威廉斯就表示,出版界存在明显的种族比例失衡,由于扮演出版中介的文学经纪人许多都信奉白人文化,导致市面上黑人作者的作品十分缺乏。

  在这场运动之前的2018年7月,两个致力于提升出版界少数族裔地位的美国民间组织People Of Color in Publishing和Latinx in Publishing就发起了一项匿名问卷调查,旨在分析美国出版界这种“白人文化”的具体情况并思考应对措施。近日,《出版人周刊》公布了这项调查的结果。

  这项调查针对的是出版界的各类“BIPOC”工作人员,这一词汇同样也是在2020年开始在网络上流行,指“黑人、原住民和有色人种”。其中,来自“超大规模”出版企业的员工超过50%。调查显示,超过61%的受访者认为,他们需要“调整自己的行为”,以适应职场中存在的“白人文化”。比如一位员工写道:“我经常发现自己非常在意我的发型、发音、手势是否得体,是否被‘他们’的文化认为是正常的。我经常不得不重新定义我是谁。”除此之外,还有35%的受访者表示他们害怕表现得“咄咄逼人”——尤其是在讨论有关种族不平等的话题上,本港台同步报码最早最快,他们担心自己会被占大多数的白人同事标签化为一个“种族多样性警察”(diversity police)。

  这在某种程度上说明,一个工作场所内的主流种族文化不仅形成了对少数族裔文化的压制,还迫使他们主动地规训自身,从而降低了反抗与改变的可能。报告全文里提到,少数族裔的这种反应可以被称为一种“情感劳动”(Emotional labour)。这一概念被美国社会学家拉塞尔·霍赫希尔德界定为在工作场合通过面部表情、肢体动作等对情绪进行管理,这种情感劳动会对个体内在的心灵产生消耗。报告同样指出,这种出版界员工的情感劳动“不仅对个体产生负荷,同样对整个工作环境都有害”。“在一个讲究思想创造的行业,如果人们无法自由地拥抱他们自己的身份认同,他们无法顺畅地表达和工作,这个行业也无法成长”。

  除此之外,少数族裔员工在工作中遭遇的“微侵犯”(microaggressions)也值得关注。“微侵犯”被哈佛大学教授Chester M. Pierce界定为某种隐性、巧妙地传达偏见和歧视的行为,可能是一些日常的玩笑或是小的动作。报告显示,72.9%的受访者都表示经历过多次“微侵犯”。这种侵犯常常令人捉摸不定,以至于许多受访者在此类问题上都表示“不确定这是否是一个‘重要’的行为”、“不确定我是否是过于敏感”。然而在他们的自我陈述中,研究者发现他们的经历中都有过遭遇种族不平等的经历。

  语言本身的高度隐蔽性,使得借助语言传递的偏见常常为人所忽视。比如,这项研究本身称调查人群为出版界的“BIPOC”工作者,然而,这一新词在2020年的走红就曾被许多学者批评。澳大利亚麦考瑞大学的教授Bronwyn Carlson就表示,这种缩写词的走红本身就说明了一种白人中心主义的文化在社会里流行。正是因为白人群体始终处在种族等级中的最高位置,他们才不会被“简化为缩略词”,针对少数族裔的缩略词频繁地出现且走红,无形中也从语言的角度巩固白人文化的特权。

  在报告的末尾,该项研究的研究者们希望出版界的全体工作人员一同为改善现况而努力,尤其是目前属于主流群体的白人工作人员。“希望您能和您的白人同事分享这项研究,在出现您认为‘疑似’微侵犯的行为出现时,不要犹豫,大声指出这可能有问题。并询问遭遇了微侵犯的那个同事,他是否介意刚刚别人对他说的那句话。”同时,这项调查的重点是美国出版公司的工作场所文化,研究者们也认为这些问题同样需要在其他领域得以解决。